看片app的客户端

苏轻雪似笑非笑道:“我家老公开始自己动脑子了?”

“你这叫什么话?我本来就很聪明,就比你稍微逊色点……”叶帆心虚地说。

苏轻雪也不反驳,“什么消息啊?”

“老婆你知道,那黯门还有十二地支吗?”

“有天干,自然有地支,不稀奇吧”。

“那十二地支,里面都是一群什么人,你可又知道?”

苏轻雪摇头,“还没调查出来,难道不是一群魔头吗?”

叶帆笑了笑,将问出来的情报,跟女人说了一遍。

“你是说……挑拨鸿蒙中人类和异族,让他们窝里斗?”

叶帆一拍手,“不愧是我老婆,一点就通!其实那帮家伙,心里也不服气”。

“但碍于鸿蒙中人类势大,他们为了自保和身边的族人,也只能委曲求。”

“说好听点,是在黯门当差,可实际上,鸿蒙不就拿着一点盼头,奴役这帮异族强者当炮灰么?”

清纯外国妹子唯美写真

“假如这群异族,给它们一个翻身的机会,就算它们不跟鸿蒙对着干,也会让鸿蒙战力大大折损”。

“毕竟,现在我们最头疼的,是对方有太多魔王级别的老妖怪,这帮家伙若是内斗,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苏轻雪眯了眯眼,“老公,你说得我知道,但你可想过,那十二地支都是各大蛮荒的一方霸主,至少也是一方强者……”

“这群异族,难道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它们都是一条心,只想要进鸿蒙吗?”

“能让他们这么乖乖效力……鸿蒙肯定有独特的手段。”

“至少,他们是清楚,就算想跑,也是无路可逃,不然何必当牛做马呢?”

叶帆思忖道:“你是说……鸿蒙有办法,控制它们?”

“不说控制,但肯定能确保,它们逃不了”。

叶帆倒吸一口气,“我想起来了,之前那炼狱火湖,元神传送……难道,它们的元神,都有被监控?”

“老公,元神传送可不是一个小问题”。

苏轻雪正色道:“如果是你,或许能阻挡这种手段。可换成我们这方其他通神境呢?”

“你试想一下,三绝十尊他们,如果到时候跟鸿蒙起冲突,打了半死不活,对方却传送走了!”

“长此以往,对方一直不死战斗力,我们却要不断被耗死啊……”

“你总不能一个人,把所有对手都解决吧,对方也不会愚蠢地一直派人来送死啊”。

叶帆摸了摸下巴,“确实如此,这个能元神传送的家伙,是个大隐患”。

“可我就算能阻挡这种招数,但又怎么找到他呢?”

“我也还没想好……但大概有个方向……”

苏轻雪若有所思,随即又抬头道:“老公,还有一个问题,你需要趁早考虑”。

“什么?”

“假如鸿蒙背后,真是叶无涯在作祟,你打算怎么办?”

叶帆目光一凝,“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大概能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除了变强,我别无选择”。

跟苏轻雪商量完一些事情后,外面江?敲门。

江?进来后,恭敬地说:“剑神大人,苏小姐,天主阿顿派了大天使长拉斐尔过来,已经在外面等候求见”。

“让他进来吧”,苏轻雪并不意外。

没多久,拉斐尔脸色激动地走进办公室。

行礼后,拉斐尔递交了一份金色的手卷。

江?赶紧去接过,先确认是否又危险,然后才递给苏轻雪,业务很熟练。

“剑神大人,苏小姐,枪皇太沧因为受伤,需要闭关静养”。

“天神国如今危机四伏,我至高天天主,欲力挽狂澜,扛起领袖神族之重任!”

“此事已经得到白金神族、精灵女王和枪皇之认可!”

“不日,将在至高天正式宣布,代替枪皇成为新任神皇,特送上邀请函,盼剑神夫妇莅临……”

苏轻雪打开手卷,里面的神族文字,一下子变成人类文字。

“枪皇退位了?这么仓促?”

“之前炼狱火湖一战,天神军折损过重,军内又大批不满声音,民众也怨声载道,认为枪皇好大喜功,德不配位……”

拉斐尔难掩喜色道:“反观我们天主,品行高洁,信仰坚定,刚正不阿,敢于危难之际挑起大梁,自然备受尊敬!”

叶帆在旁强忍着没笑出来,一本正经道:“是啊,阿顿确实挺让我意外。你回去吧,我会带夫人参加登基大典的”。

“那恭候人族帝王!”

拉斐尔高高兴兴走了。

等确认天使彻底走远,叶帆和苏轻雪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这个阿顿,挺能玩啊”。

“老公,我真没想到,太沧会这么乖乖退位”。

叶帆道:“并不奇怪……首先,对太沧而言,近战不败的神话被打破,他不能忍,必然要想办法变强,这比当神皇还重要!”

“二,那守陵人背后,是天神族真正的那帮老家伙,他们已经对太沧不满了,那神族内部肯定各种不满的声音。

太沧继续强行占着位置,只会把自己的名声继续败光,他也不会这么傻”。

“第三点……我上次发现,凯蒂怀孕了,一旦有了孩子,太沧就需要考虑后路了……”

……

天神国。

帕拉缔妮皇城,不少神族官员,正忙着将枪皇的大旗,陆续撤换成“恒星旗”。

神族历史上,并没有天主担任天神国神皇的先例。

但是,既然平民太沧都能当神皇,天主阿顿肯定是更又资格了。

市面上,关于天主阿顿,超级恒星,自然天神的各种传记书籍,已经销售一空。

阿顿是如何正义凛然,面对剑神和群魔威武不屈,如何成长为信仰坚定地天父之子,也变成了热议的各种话题。

此时的皇宫,也比过去萧条了许多,连下人都少了一半。

毕竟,神皇和普通的神王,待遇也是不一样的。

“太沧,你真的想好了吗?”

皇后寝宫内,太沧正搂着凯蒂,一手轻轻抚在妻子小腹上。

凯蒂则是心不在焉,担忧地看着丈夫。

“什么?”

“退位啊……你这么要面子的人”,凯蒂道。

“颜面固然重要,但如今最重要的,是你和孩子”。

“但也不一定非要退位啊”,凯蒂苦笑:“我不希望,自己和孩子,成为你的累赘”。

“凯蒂,你不用多想,这次……是我中了阿顿和苏轻雪的计”。

“我确实最近一段时间,太不冷静,静下心来,站到局外,反而是个养精蓄锐的好机会”。

太沧眼底闪过一丝精芒,“守陵人说得没错,我需要回到原点……考虑一些问题”。

凯蒂笑了笑,但眼里依然有些担忧。

“陛下,皇后,帕特里夏公主求见”。

“帕特里夏?什么事?”

“是我让她来的,聊些女人之间的事,夫君你先走吧”,凯蒂笑道。

太沧不舍得看了看凯蒂的肚子,起身就走了。

帕特里夏随后进屋,黄金般的秀发闪亮,肤白若雪,一袭宫廷白色长裙,飘然若仙。

“姑姑,感觉怎么样?什么时候小表弟出生啊?”

“肚子都还没大呢,急什么”。

“刚才见姑父,好像心情没有很差,看来如今他真的把心思都放在你和孩子身上了,这样也好……”

“孩子,过来姑姑身边坐”,凯蒂牵过侄女的手,“夏,姑姑有件事,想要问你……”

帕特里夏好奇道:“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