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黄频

贝贝和那老道士追了女妖几百里之后,到了一个小镇上,而女妖也一卷黑烟消失在人海之中,这对贝贝和那老道士来说情况不容易乐观,他们本来可以根据妖气来追踪女妖,可如果这女妖附在人的身体里面,他们就很难找到,再者进入了凡人的城镇要遵守的规矩也不是一般的多。

“…”老道士非常不甘心放过那个女妖,毕竟这一只女妖可是他炼器的关键,如果捕获了这一个女妖作为器魂说不定品阶高上好几个等次,正在想着办法的老道士一转身,等他回过神来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徒弟跟上来,倒是在看到后面的贝贝时,他眸孔瞬间一沉就直接锁住到了她身后的那一把血红的伞。

一看到这把红伞他脸色马上严肃下来,有种要斌戎相见的感觉,贝贝防备着他,下意识的退后两步,警惕道:“老道士你想要干什么?”

贝贝知道他是看盯上了冥夜臣,所以下意识的抓紧手里的剑。

“小女娃,你一个女子之家的带上这种凶悍的东西未免不好吧!”

贝贝一听到这老道士的话,脸色果然不好看了,看来是想要打冥夜臣的主意,丫的,打主意都打到她身上来。

贝贝对这个老道士那种邪恻恻的目光非常的不好,狠狠瞪了一眼回去:“怎么不好,道上之人总有这么一些特殊兴趣爱好吧!我就不信大师你没有养过小鬼。”

老道士听到朱贝贝这话,脸色微微的严肃起来,一脸长辈教训后辈的模样盯着她道:“道上之人是有养小鬼,可是你你身上那一把血伞之鬼性情凶猛,鬼气煞人,如此凶恶的鬼混养了以你的修为根本就控制不住,这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还是劝你把他交给我。”

“呵!”贝贝闻言冷笑一声:“有没有好处我作为捉鬼师自然知道,可是他是我亲自养成的鬼,捉鬼师中养鬼也不是什么隐秘,大师,你这样对着我的小鬼俯视耽耽不好吧!”

“还是说你想要把我当小孩来骗,至于我能不能控制他,那是我的事,不劳大师操心。”

“你…”那老道士闻言很是生气,想不到这个女娃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好言相劝,她竟然还如此不识好歹。

“怎么的?莫不成大师想要与我动手不成?”贝贝一点也不示弱,只要他敢动手,她朱贝贝定然会奉陪,别以为她只是一只软柿子,虽然对付那些老妖物,自己那一点能耐不够看,可是眼前这个道士她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梨树下的琵琶女郎纯净迷人

一个闲散野修竟然也想要跟她来逞强?

贝贝想到这里,身上的势压一散,让老道士大为吃惊,更是连连退后几步,指着她颤颤不止。

老道士见到贝贝一点也不肯示弱,心里也不敢在多加逼急,虽然那个鬼混很有吸引力,可是他的能力也未必能控制住,到时那个红林女妖修为更好控制。

于是他连忙谄笑,一脸歉意道:“呵呵…姑娘说笑了,贫道怎么敢和姑娘动手,看姑娘这一身仙家气质可是从江湖中第一大门派别离山流云门出来?”

贝贝闻言,眸子闪了闪,也知道这个老道士这话是在给自己示弱,她也不好步步逼近,笑了笑也算是认同。

“如此,贫道在小友面前失礼了,不知道原来姑娘是贵派的弟子,还请姑娘见谅,只是这城中的女妖不除也是祸害,如果一旦让她出来的话,这必定会让方圆百里的百姓遭受大劫。”老道说着还不忘妆模作样的摸了摸胡须,一脸为苍生着想而白了头的老道士。

我哩个擦!贝贝看着这个死老头这般能装,也惘然不会做出头鸟,于是也宛然可惜的叹了叹气:“是啊!那还真的幸苦大师了,小女子再次谢过大师的无私奉献。”

老道士一听到贝贝这话,心里一急,他不是这个意思啊!怎么现在的这些小鬼一点尊老爱幼的精神都没有,真要气死他了。

“不是。女娃。”老道士一看到贝贝要走,他当下就挡住她。

贝贝脸色一沉,十分不满意这个老道士挡住自己,把脸这么一板,老道士也心灵受伤;“女娃子,你先别急着走啊!可否等我把话说完?”

“呃?”

“大师还有什么话可说的,本姑娘可记得刚刚大师还想要打本姑娘小鬼的主意,现在又不让本姑娘走,这是何意?”

“那个…”老道士被说得面容羞愧,别了一口气,这才豁出去老脸来求贝贝合作一起在城镇的外围设置封印把女妖封住在里面,这才能防止女妖逃走,也更方便捕捉她。

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可不是他们内哄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要把那个女妖给捉住,食色黄频时间紧急所以他也就只有找朱贝贝帮忙。

“要本姑娘帮忙也不是不可以。”贝贝听了老道士的话,笑了笑,想到了那个女妖卷走的秘籍,而这个道士捉住女妖是为了她的魂魄,如此正好合了自己的意思。

于是她马上就跟这道士说了自己的条件很快两人就开始分头行动,在城镇四周布阵。

而此刻正躲在城镇里面的红林女妖完全像一个没有方向的苍蝇一样乱串,一边害怕着后面的道士追杀,同时也因为自己身受重伤需要找一个地方静养。

躲在人群里面可以减少自己的妖气散发出来让猎人看出来,可是即便妖气散出来少,一样可以让道士手里的探妖灯探出来,于是她匆忙的躲在一条阴黑的小巷里面等待着某一个合适的身肉,从而附身上去。

果然,上天好像很照顾女妖,也没有让她多等,很快小巷里面马上走进来一群人,其中还有一个女子,那个女子被几个混混一样的人物围在中间,女子战战兢兢:“你们要做什么?”

朱清浅慌了,早知道如此她就不该私自自己一个逃出来,不!不是这样的,逃出来是必须的,她想说的应该是她不该一点安全措施都不做就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

Tagged